汪同三:为何预测中国经济常出现“反方向”
发布日期:2018-03-23 10:48 浏览次数:

[摘要]随着外部国际环境的变化,经济预测的影响因素也在不断变化。国际组织对中国经济的预测方向都是和世界经济的方向相反的,即在预测世界经济时是微弱上升,但预测中国经济时总是微弱的减速,对实际的执行结果又都是比上年要高一点,这也给我们的经济预测,特别是经济分析提出了新的任务和新的课题。而对于数据的表征,是落实八项规定精神的一个重要成果,也为以后的经济社会发展打好基础。但是对于我们依靠统计数据进行经济预测的结果来说,依然是一个需要面临的挑战。

 谢谢汪寿阳主任,我很荣幸从中科院预测科学中心成立之初一直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一直到今天。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做的预测,我体会有两个重要的特色。

一是它有强有力的科学研究作为基础来支撑它的科学预测,这一点中国科学院在全国,甚至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先进的科学研究机构。在中科院的基础上汪寿阳主任搞的预测科学研究中心,应该说在国内他的预测研究的理论和方法论是首屈一指的,在国际上也产生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有这样一个预测科学理论和方法论强有力的支持,他的预测结果肯定具有更好的可行性,这是第一个特色。

二是他不是单纯的做研究,而是一直在为我们国家宏观经济发展的实践出力,它和各个有关的部委有密切的联系。一方面能够得到非常宝贵的数据,更重要的是直接为我们宏观经济管理部门服务。他的服务对象包括了我们国家的主要领导人,政治局常委对于中科院预测科学中心报告的批示,我想已经有三位数了,这两个特点是值得我们国家从事经济预测工作的同志们学习的,也希望中科院预测科学中心能够发扬光大,在它未来的工作和发展中取得更辉煌的成绩。

今天我讲点什么呢?我讲两个问题:

第一,世界经济环境和我们中国的经济预测。

前天我参加国家发改委关于“十三五”规划中期评估,分析现在我们的外部环境和当初制定“十三五”规划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这就需要我们来认识,在新的国际环境中,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措施。

比如说美国当初都说希拉里胜算率很大,最后选上了特朗普。欧洲特别是英国它要搞一次大选,英国首相认为公投的结果肯定是不投,结果没有想到公投的结果是脱欧,首相辞职了。新上任的首相,他的政治态度是反对脱欧的。但是现在又让他来主导脱欧的进程,所以这给整个欧洲和整个世界经济环境造成了很大的变化。这一两年我们周边的朝鲜核问题、导弹问题极具复杂化,这也是在我们“十三五”当初规划的时候所不存在的情况。

所以这些外部国际环境的变化,对于我们的经济预测肯定产生影响。特别是现在美国的政策,其实它的货币政策和财税政策是相互矛盾的,它的货币政策是要升息,是一个紧的方向。而它的财政政策是大规模的减税,是松的方向。这两种不同方向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特别是2017年我们对美贸易顺差又增长了13%,又给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政策,他会对这样一个13%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增长做出何种反应,这都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特朗普他不给你讲人权的问题,不在这方面给你找麻烦。大家在经济问题上,他美国第一的态度是相对坚决的,这都会对我们的预测产生影响。

应该说现在的世界经济进入了微弱的上升趋势,虽然微弱但是它确实进入了上升趋势。马克思分析资本主义经济周期运动是四个阶段,繁荣、衰退、箫条和复苏,确确实实我们可以看出很多这样的四个阶段。从繁荣到衰退、箫条、复苏,现在从08年、09年美国金融危机到2010年前后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这是地方经济从繁荣走向箫条,经过衰退到箫条的过程,到现在已经十年时间了,从周期的角度来看,确实西方经济是要进入复苏阶段的。而且一些实际的数据也支撑我们做出这样的一种判断。

几大国际经济组织,比如说世界银行、联合国他们对这几年世界经济的预测都是一个微弱的向上的趋势。在这样一个趋势下看到中国的经济,我发现有两个问题很有意思,一个就是我们的预测,包括国际组织对中国经济的预测方向都是和世界经济的方向相反的。大家在预测世界经济时是微弱的上升,但是预测中国经济时总是微弱的减速。

随着绝对值中国还是最高的,但是这个方向在过去的一两年,包括2018年都是说当年要比上一年低一点,对世界经济的预测都是当年要比上一年高一点。但是实际执行结果是什么样呢?中国经济又是当年比上年高一点。2017年中国GDP增长速度今天统计局就要公布了,这个数李克强总理在湄公河会上已经说了是6.9%,比去年的6.7%就高,今年的6.7%又比前年的高。

所以说这是两个现象,第一个现象就是在预测的时候中国经济的方向和世界经济的方向相反。但是对实际的执行结果又都是比上年要高一点,这也给我们的经济预测,特别是经济分析提出了新的任务,提出了新的课题。

按照经济计量学时间序列分析方法,ECM误差修正机制,ECM它是要分长期趋势和短期波动的来加强用经济计量学预测的科学性。现在我们要研究一下方向,我们的长期趋势到底是什么,是在往下走,还是进入了向上走的这样一个阶段,还是保持平稳的趋势,对于GDP增速的具体数字,我们只是拿短期波动去解释,把它解释成长期趋势,还是把它解释成短期波动,都给我们提出来新的问题,这是我讲的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是关于数据,我们从去年就看到新闻报道,辽宁说他们的数据是有问题的,这是一个好事,是我们落实从严治党、依法治国,贯彻落实八项规定精神,是一个好事,也是破解东北地区经济发展问题的重要的措施。

最近我们又看到一些新闻,内蒙、天津最新的是山东数据都出现问题,它们要往下降。国家审计署在审计中也对吉林、云南、湖南、重庆的统计工作点了名,要注意你的问题。有的机构做了一些具体的分析,但是天津的GDP占全国的2.3%,内蒙是2.32%,这两个省市已经下调了数量,已经影响到了全国GDP的0.8个百分点。

刚才讲到审计署点名的那些省,再加上辽宁、天津和内蒙古,他们的GDP已经占到全国的17.6%,这种大规模的调整对于整个国家的统计数据肯定是有影响的,这些数字还没有包括山东,山东现在的省委书记是原来审计署的署长,他到山东以后对数据核实的目标抓的更紧,这给我们做预测的又提出一个挑战。我们应该讲这些省市区,它们对于数据的表征是好事,是我们落实八项规定精神的一个重要成果,也为我们以后的经济社会发展打好基础。但是对于我们依靠统计数据进行经济预测的结果来说,你如何应对这样一个挑战,这都是我们遇到的问题,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中国经济网,汪同三)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